断魂客

星期六, 八月 26, 2006

米暹还是辣沙不要辣!An honest mistake!

An interesting posting from Thrasymachus on National Day Rally without "Harm". He has good observations on the National Day Rally where he wrote somethings that you don't see it on the TV.

He has even mentioned the scene behind the Brown saga.

It is worth reading!

星期六, 八月 12, 2006

扑街(二)!


看了从香港运来的“黑社会(二)- 以和为贵”,只有一句‘赞’!

还是以粤语的说白比较够味道,翻译成华语就不三不四。那个扑街部门到现在还不检讨语言政策,香港现今还不是通晓粤语,国语与英语!

古天乐饰演的Jimmy,原本只想好好的当一位商人,却被中央政府所利用,从而引起一场党内的斗争。那一幕古天乐把任达华的手下砍成几截,放进绞肉机,然后拿来喂狗。任达华的手下一一就范,被威逼出卖任达华。这一幕够血腥,够暴力,棒极了!

在公司,政治里还不是有这种为权利而不择手段排除异己的分子,难道只有在黑社会里头出现!那些口口声声自称廉洁,公正的政治人物全都在放狗屁,做戏!如他们没有做出违背良心的狗勾当,本人把头颅砍下来当椅子给狗坐!

星期三, 八月 09, 2006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国庆日 - 八月九日!



星期二, 八月 08, 2006

拆弹记 (三)

呆了两年后,我被调去军官训练学校担任爆炸教官。其间,我教了不少见男女习军官的基本炸药操作训练。

在军校里,我也上了不少枪械课程。这些课程也让我吃下不少苦,尤其是那个81mm Mortar Course, manpacked那只mortar爬上Pengkang hill,真的要我命。不过当时年青力壮有如一头牛,怎样幸苦也咬紧牙根。

在军校看过新的枪械也发射过,不过是很秘密的进行,那时感到自己在部队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那段日子里,也渐渐的开始算日子,也在担忧合约一完后,会何去何从?本来打算再签六年的合约,可是我一时冲动拒绝了。理由是我期望已久的Air Assualt Course和Light Fighter Course(在美国军校)都一直无法获得军校批派去参与。

有点心灰意冷,一气之下我约满离开军队。离开军队后,也几次被武装部队邀归队,除了可以回去当步兵或工兵,他们也能让我去MSD(Military Security Department)。能有机会去MSD其实是蛮不错,我曾被seconded to MSD 五个星期也上过一个星期的训练。在那里我接触到间谍是如何的操作,如何从scene of crime里搜取线索,也接触到很多很多普通人都无法接触的事物,我想因为这样,所以他们邀我回去。

两年前,军队再邀我归队,但也被我推辞了。我已老了,回去还能做些什么。我有要求回Supply Base,起码那是我的老本行也不用冲锋陷阵,但是薪金不够理想。

在第三年的In-Camp-Training里,也有一个实弹演习。当然我也是担任blinds clearance officer,不过这一次会有trainer跟随。当天晚上,有一枚81mm mortar bomb没被引爆,炸弹还在炮管里头。一听到有misfires时,那一位锡克Staff Sergeant就向我要了一根香烟,我想他是要把情绪稳定。当我们获准走上前把那枚炸弹拿去那一地方引爆时,他又向我拿了第二根烟。我很想告诉他不用担心,我是身经百战,如他怕的话,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可是他是trainer而我是战备军人,他有责任负责我的安危。我扛着那枚炸弹走一段路,而他带着沉重的脚步也喘大气的跟着我后面。我的妈,本来是他要带领着我,反而现在是我走前又扛着炸弹。到了那处,他一直‘鸡啄不断’的在我面前说了很多费话。不管他了,我做我的。之后,我把它引爆了。然而,他又再向我拿了一根香烟。

哈哈。本来我想写报告给上级举报他。当是为了不要打破他的饭碗,我才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