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二, 八月 08, 2006

拆弹记 (三)

呆了两年后,我被调去军官训练学校担任爆炸教官。其间,我教了不少见男女习军官的基本炸药操作训练。

在军校里,我也上了不少枪械课程。这些课程也让我吃下不少苦,尤其是那个81mm Mortar Course, manpacked那只mortar爬上Pengkang hill,真的要我命。不过当时年青力壮有如一头牛,怎样幸苦也咬紧牙根。

在军校看过新的枪械也发射过,不过是很秘密的进行,那时感到自己在部队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那段日子里,也渐渐的开始算日子,也在担忧合约一完后,会何去何从?本来打算再签六年的合约,可是我一时冲动拒绝了。理由是我期望已久的Air Assualt Course和Light Fighter Course(在美国军校)都一直无法获得军校批派去参与。

有点心灰意冷,一气之下我约满离开军队。离开军队后,也几次被武装部队邀归队,除了可以回去当步兵或工兵,他们也能让我去MSD(Military Security Department)。能有机会去MSD其实是蛮不错,我曾被seconded to MSD 五个星期也上过一个星期的训练。在那里我接触到间谍是如何的操作,如何从scene of crime里搜取线索,也接触到很多很多普通人都无法接触的事物,我想因为这样,所以他们邀我回去。

两年前,军队再邀我归队,但也被我推辞了。我已老了,回去还能做些什么。我有要求回Supply Base,起码那是我的老本行也不用冲锋陷阵,但是薪金不够理想。

在第三年的In-Camp-Training里,也有一个实弹演习。当然我也是担任blinds clearance officer,不过这一次会有trainer跟随。当天晚上,有一枚81mm mortar bomb没被引爆,炸弹还在炮管里头。一听到有misfires时,那一位锡克Staff Sergeant就向我要了一根香烟,我想他是要把情绪稳定。当我们获准走上前把那枚炸弹拿去那一地方引爆时,他又向我拿了第二根烟。我很想告诉他不用担心,我是身经百战,如他怕的话,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可是他是trainer而我是战备军人,他有责任负责我的安危。我扛着那枚炸弹走一段路,而他带着沉重的脚步也喘大气的跟着我后面。我的妈,本来是他要带领着我,反而现在是我走前又扛着炸弹。到了那处,他一直‘鸡啄不断’的在我面前说了很多费话。不管他了,我做我的。之后,我把它引爆了。然而,他又再向我拿了一根香烟。

哈哈。本来我想写报告给上级举报他。当是为了不要打破他的饭碗,我才算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