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三, 七月 26, 2006

拆弹记 (二)

我轻轻的把Block 3(一种炸药的名称)放在‘独臂刀’旁,也轻轻的用胶纸把它粘住。然后手稳的把引爆管点着,就跑去一五十多米take cover。接着,大大的爆炸声响后,我再走上前检查有无留下任何末引爆的炸药。一切妥当后,我回去向Conducting Officer报告,实弹演习也可以再继续了。

我也松了一口气,也希望接下来会顺顺利利,不会再有misfires/blinds。每一次清除misfire/blind后,都要填写一大堆的报告。要写下如何放置炸药,炸药的重量,还要画图等等,很麻烦。写完报告,我也躺在长椅上,睡觉去了。有任何事,他们会叫醒我。

晚餐来了,我吃了。那个连也准备晚上的排级实弹演习,我也准备我的特大电筒。进行不久后,Conducting Officer告诉我有一枚‘独臂刀’没被引爆。我的天啊,真的够衰!刚从训练学校出来就给我这些‘问题’,而且是那么的危险。

我还是硬着头皮去检查blinds,这一次我猜测是因为引爆器可能太‘旧’了,所以不能点爆‘独臂刀’。 接着我重复着上一次的步骤把它清除。然而刚继续时,又传来一枚末引爆的‘独臂刀’。这一次我警告Conducting Officer,所有的‘独臂刀’不能再使用,要送回军火库做详细的检测。为了安全起见,他也答应了。当然我还是要继续把它引爆才能让他们继续完成训练。

有了这一次的实地经验,每次有什么blinds clearance project就非我莫属。在步兵单位的两年里,我也累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如检测公共场所,搜寻第二世界大战遗留下来的炸弹,见识不同的booby traps(有越共的,有conventional的,有frequency control的,有sound activation的,有improvised的,千奇百怪的,等等,)。在这段日子里我也不惧怕炸药了,反而还要深一层的研究它的威力。

如何运用炸药把建筑炸毁的如你所要的形状是一件大学问。当时有个念头,想加入EOD做全职的武装拆弹专家,但父母反对,以致我现在总觉得有宗心愿末了。

其实当中还有许多‘疯狂事’但不便在这里写出来。恐怕一下笔,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待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