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六, 七月 22, 2006

乱摆官威!

 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访问新加坡,想去黄亚细肉骨茶,见识真正南洋肉骨茶风味。作为南洋人的一员,本来觉得曾荫权这行程也算选得好,因为香港实在难吃到正宗的肉骨茶。

  不过曾荫权透过新加坡外交部要求,黄亚细肉骨茶在营业时间以外,专程在下午招待他,而遭到黄亚细方面的拒绝,引起香港和新加坡一番议论。有人说这是新加坡人不灵活的表现,而黄亚细事後亦向曾荫权道歉,更引发游客去黄亚细吃肉骨茶的热潮。

  笔者既是香港人,也是南洋人,也是一个热爱肉骨茶这道南洋食品的人,笔者倒认为,黄亚细不用道歉。

  对美食的坚持

  笔者明白曾荫权这次访问新加坡行程紧凑,与不少美食缘悭一面殊不为奇,像亚坤的椰叻多士,以至乌节路旁的威化雪糕,笔者也认为曾荫权可能卸任後才有机会品尝。

  不过,美食之所以为美食,因为一道美食要保持水准,坚持味道,是受着很多限制,以肉骨茶为例,好的肉骨茶需要以新鲜猪肉炮制,除非黄亚细自设屠房,否则黄亚细只能每天购入有限量的猪肉,然後在早上尽快炮制成肉骨茶,并在中午卖清便算。特别在南洋的炎热天气,新鲜猪肉不能放太久。

  如果黄亚细为迁就曾荫权,用了没有那麽新鲜的猪肉,不能让曾荫权吃到黄亚细驰名肉骨茶的真味道,这不单是对肉骨茶,以至黄亚细这个招牌不敬,也是对曾荫权的不敬。作为食店,对美食要用应有的坚持是应当的,否则黄亚细的金漆招牌何以保全?光以食家观点而言,曾荫权应该理解黄亚细对美食的追求,才让曾荫权白走一趟。

  乱摆官威此风不可长

  另一方面,黄亚细作为南洋着名的食店,为了最好的肉骨茶只在早上营业是众人皆知,很多旅游书都会介绍,港府官员没有理由不知,如果港府官员不知,也应请教一下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刘细良未加入港府前,是数一数二的旅游评论家。而传媒在曾荫权抵达新加坡不久,已经在报导中讲明黄亚细的营业时间。

  在明知店家的营业时间下,仍然要求新加坡外交部强人所难,特设时段去招待他和随行记者,这是一种很无礼的乱摆官威行为。曾荫权作为一个长期任职殖民地政府的公务员,应该知道这种行为何其失礼,以及显得他作为地方领导人没有应有教养。

  还记得曾荫权其中一位前上司,现已贵为英国上议院议员的香港最後一任总督彭定康男爵,他也是一个食家,他虽然是港督,但他从没有要求香港烤制蛋挞闻名的中环泰昌饼家,为他作出任何特别安排,相反,彭定康担任欧盟高官,甚至现时已是英国贵族,仍为泰昌饼家做免费宣传,让泰昌饼家声名大噪。彭定康作为总督尚且不敢如此傲慢无礼,为何曾荫权爵士,在英国爵位比彭定康要低,可以比一个英国贵族还要大讲排场。

  作为香港人,笔者对曾荫权的失礼表现感到歉愧,黄亚细其实不必向曾荫权道歉,亦无必要为一个不识大体的特首道歉。现时曾荫权去到新加坡这小国,小国的小店还会向他道歉,如果他去欧洲或美国,还是这副模样,笔者真的想看,这位强调强政励治的香港特首,兼英国爵士,何时会他个人的面子一次丢光。广东俗语讲得好,面系人地俾,假系自己丢,请曾荫权慎思。
-------------------------------------------------------
This was posted here。
乱摆官威就是那些卵捌客的伎俩,狐假虎威,欺压百姓。以官为名硬要百姓遵守他们‘不合理’的要求!这场风波足以让卵捌客反省反省!别以为每个老百姓都会卖你们的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