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三, 七月 12, 2006

拆弹记 (一)

说到拆弹,我是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这‘玩意儿’。

当了两年半的步兵,有一天少校要给我cross-train的机会,派我去五-六个月的工兵(combat engineer) vocation training。而当时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工兵,毫无考虑的就答应了。

那几个月的课程真的是苦不堪言,每天搭桥,埋地雷区,清除地雷区,建设障碍物体,清除障碍物体,操作爆炸物,又担又搬重物,把身躯弄的腰酸背痛。

每天出外训练穿的‘青衣’,回营总是变成‘黄衣’,满身泥浆。幸好当时有那种付五毛钱的自动洗衣机,要不然每天还要洗衣服会很累。

这几个月里头的种种趣事,苦事,坏事与好事改天再写。完成课程,我回去单位。刚好那时单位在进行排级实弹演习,而只有我有‘资格’担任blinds clearance officer,可是我从没有拆弹的实地经验,但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

当天从早到晚的实弹演习需要用到‘盲龙独臂刀’(Bangalore Torpedo, a wire obstacle breaching explosive)。我很倒霉,当天刚好就有三枚‘独臂刀’没被引爆(misfires),一枚在白天两枚在晚上。大白天还好,容易看得见而晚上就要靠摸的。

白天时,获知有一枚没被引爆时,心理很害怕,担心会不会当我走上前时突然的会爆炸。又或者,我会不小心的移动它而引爆。我照着从书本所学到的,等半个小时才去‘拆掉它’。为何半个小时?因为如果炸药‘不稳定’而导致不能即时引爆,它可能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突然的爆炸。

而另外一种electric firing circuit(有用到电力来引爆的)就只需要15分钟。半个小时后,我和Safety Officer两个人战战兢兢的走去‘独臂刀’的位置,我手上也拿了工具与炸药。我的天,那只‘独臂刀’!整只装着炸药的管竟被拉了出来。我不敢移动它,我准备我的炸药,然后把它炸的‘粉身碎骨’。

值得一提的是没有拆弹专家喜欢慢慢的‘拆’掉或剪引爆线,别被电影给骗了。用另外一枚炸药(counter charge method)把‘它’炸掉最干净利落,就算是人多的地方,摆放几百个沙包就能减轻震荡力。非不得已才会慢慢拆慢慢剪,不过现在已经有机械人代劳了。

待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