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一, 六月 26, 2006

工兵训练课程(二)

接下来我们也开始习惯‘搭桥’了,四个人扛着一块八十多公斤的铁桥板还能飞跑的接连桥身,然后又飞跑的扛另外一块,一块一块的把桥搭成。搭桥可不简单,一个不小心把桥身推出头,桥头会掉进‘河或坑里’。那时再要把桥身拉回进来就要费很大的力气。所以要把地心吸力算得精确,需要知道那段桥身搭完后才能推出去。

See here forMedium Girder Bridge (MGB), this was the bridge that commonly constructed during my times.

完成普通的‘搭桥’后,我们也开搭比较长,复杂(如double bay, reinforced bridge)和APB(忘记名称了,这种桥曾经出现在新加坡几个地点,但已被拆掉了,换成钢铁水泥桥)。而这些桥也需要更好的体力与团体精神才能搭的快无意外发生。

除了搭桥,如何运用爆炸物品,埋地雷,设障碍物,开路铺道与挖中央控制防空壕,也是必学课程。每一次埋地雷阵都是几百公米,从傍晚埋到早上,一夜都不能入睡。

基本上只有两种地雷- anti-tank and anti-personnel。Anti-tank mines是为阻挠重型车辆而制的,所以一枚地雷少说也要7-8公斤,埋地雷阵时我就时常两手提着四枚,一枚一枚的摆放在设定的位置。

设立一个地雷阵不是你所想像的摆放几枚地雷,需要周详的计划。而且完成之后,要把每一枚地雷埋的位置精确的画在报告上,多或少一枚都会害死自己的战友。尤其是当‘战争’结束后,清除地雷阵的单位就需要报告书才能准确无误的‘扫掉’全部地雷。

地雷阵里大多数会设一条走/车道,好让战友或后勤车队可以通过,如何能辨识它是一条无地雷走/车道,那是靠一些设在地上的暗号。兵不厌诈,每过一段时间,走/车道会更换,以免敌人能侦察出我方无雷区。

Geneva Convention Act也规定每一个地雷区要摆放告示牌(四种语言,危险!有地雷的字)和把地雷阵围起来。有人会问那敌人不是知道了吗?其实埋置地雷阵的几个目地(只谈两个,其他可能可以从网上寻的到) :-

1)要拖延时间,以让后援队伍能有时间整合,再跟敌人来个硬仗。既然放了告示牌,敌军可以派扫雷队来清除,但那需要花时间,更何况如这是敌军必经之路,我军会部署几把机关枪或大炮,把敌军杀个清光。当然敌军也可绕别的路走,但地雷阵很大,敌军也会花很多时间,而且又是兵不厌诈,我军也可部署机关枪在那敌军必绕之路。

2)为了阻挠敌军的前进,地雷阵也可能是‘空城计’,只是围上铁栏和挂几个告示牌。敌军可能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以至会花时间去清除。当然有了告示牌与铁栏,我军也不会误踩地雷区。

待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