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魂客

星期一, 六月 19, 2006

工兵训练课程(一)

在步兵营呆了一年半后,被营长‘弹’去上那五个多月的工兵课程,这也可算是升级。我本来还以为我可以亲眼看到我那排的同僚ROD,但也因为要去上这个课程而无法在ROD Parade向他们祝福。有点遗憾,毕竟这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跟着我,而我也把他们从一个‘嫩嫩的男孩’训练成一位勇猛的军人,大家感情真的有如兄弟。

当天早上,我拿着两大袋的衣物,必需品与装备,向他们一一告别。我知道当我回来时,整个军营会是空空的,全部兄弟也那时会个忙自己的事业,而我会等下一批的入伍青年又重复两年的训练。
军车把我载到Jurong Camp,School of Combat Engineer,见了Course Commander后,我上去营房把我的东西整理。没多久其他的trainees也报到了,原来这些trainees是刚完成武装部队士官学院五个多星期课程,也就是说他们是‘新鸟’。我已是‘老鸟’了,为何安排我跟‘新鸟’们一起训练,教官们也会对我的表现要求相应的提高。其实也蛮不错,他们也尊敬我,我也像‘老大’一样,处处有特别的待遇。

这段时间里有不少的‘搭桥’训练,也看过不少的影片关于‘搭桥’。最可怕的是影片播的都是那些受伤的画面,如如何不小心被桥压断手指手脚等等。看了之后,自己时时要小心如何避免这些意外发生。正确的搬重物姿势,我也是从那时开始学会。不能弯着背来提重物,要蹲下运用大腿的肌肉把重物提起,所以到今为止我的腰背还运作的非常好。

影片也播出德国军人如何在枪林弹雨之中,在十多分钟之内把一座二十米的桥搭好,当然当中有不少军士丢了命。当时那些铁桥如MGB, APB也是向‘红毛’国家购买的,全部的物件也是依他们的体型而设计的。我们是东方人体型小,所以搭起桥来会有点吃亏。但是我们凭着毅力也能把这些短处给克服,搭桥的速度也不比‘红毛’慢。第一次‘搭桥’很辛苦,搭完又拆,然后又搭,但还是不能达到十多分钟的标准。当天晚上回到营房后,整个人软绵绵的又肌肉疼痛的躺在床上,不能站直的走路。

现在的field engineers比我那个时代来得轻松!现在全部都是mechanised bridge, by pressing a button, a 20 m bridge can be easily constructed!




待续。。。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 Home